历经时代变迁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8-08 21:33    次浏览   >

南京大学学者姚远也认为,历经时代变迁,南京明城墙已经失去了明初的面貌。尤其是上世纪50年代后,城墙被保护下的和被拆掉的部分,都是历史的真实见证。“如果实在要连通明城墙,可以考虑采用绿化带、标识牌等方式。”姚远说。记者姜楠

“封建时代,由于战火等原因导致城门毁坏,出于防御的功能性需求,重建城门是合理的,然而,现在古城墙作为文化遗产,应该进行原状保护。”汤国华表示,如果城墙基本是完整的,比如西安、平遥的城墙,出于完整性考虑,复建其中缺失的一段城墙或者城门,是合理的。然而,如果城墙缺失较多,为某种目的大量复建,就缺乏合理性。“以北京为例,北京中轴线目前依然很清晰,其中的标志性建筑大多都在,为了中轴线的完整性,复建安定门,是合理的,但是如果北京要复建城墙,我就反对。”他说。

昨天是周日,且下着小雨,原本道路应该比较通畅,但太平花园和龙脖子段城墙之间的道路却依旧不太好走:这里是明城墙太平门复建的现场,钢筋搭起的三拱“城门通道”已经初见雏形。1958年,600多岁的太平门被拆除,半个世纪之后,太平门开始复建,为了保障交通,要从当初的单券门变成三拱门。

“创造性毁灭”是经济学家熊彼特(1934年)最有名的观点,在很多文物专家的眼中,南京明城墙这样复建、新建跟“创造性毁灭”没有不同。

后“冒”的城门均为未批先建

南京1982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南京城墙是朱明王朝定都南京时修建的都城城墙,始建于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完成于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是我国乃至世界上保存至今最大的一座古代城垣。1982年被国务院列入第三批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名单。

在很多文人眼中,一个对山水和历史同样寄情的中国文人,恰当的归宿地之一是南京,因为这座古都把历史“溶解”于自然,山水城林和文化底蕴融为了一体。

发展旅游的初衷本是好的

国家文物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南京目前复建、新建的城门都是没有上报过,也未经过国家文物局审批就建成的。

可以考虑采用绿化带连通明城墙

太平门复建,只是南京古城门“当代乱建”史上的一瞥。在此之前,南京共复建、新建城门8座。2007年,“察哈尔路西延道路穿越城墙设计方案”的报告尚在申报中,其新建城门已经在实施中了。

南京明城墙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在文保单位的建设控制地带内(注:专业术语为“紫线”)进行建设工程,工程设计方案应当根据文保单位的级别,经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同意后,报城乡建设规划部门批准。”第二十二条规定:“不可移动文物已全部毁坏,因特殊情况,全国重点文保单位需要在原址重建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报国务院批准。复建应经过国家文物局同意。而根据《南京城墙保护管理办法》,现存城墙的建设控制地带为墙基两侧各不少于50米。太平门明显在这一范围内由于文物部门方面根本没法通过审批。因此,南京市住建委早前批复的立项显得很是“荒唐”:太平门复建工程竟然是以市政工程立项的。

太平门复建触全国文保“紫线”

算上太平门,从2001年南京启动明城墙修缮以及风光带建设以来,明城墙沿线先后复建、新建的城门达9座,但根据举报,国家文物局已认定南京所有复建的城门均为未批先建,严重违反了《国家文物保护法》。

在此之前,南京已经在2005年6月至2006年3月期间复建完成了建宁路上的仪凤门。随后,2007年年底,长乐路上的三拱武定门复建完工。2008年,中华门两侧多了两个“后辈”——中华门东门、西门。曾经负责中华门东门、西门建设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坦言,“建中华门东门、西门,我明知道是犯法,但上面逼着干。”

由南京市规划局组织编制、东南大学担纲设计的《南京城墙沿线城市设计》,也规划了这一蓝图:未来的南京城,将恢复所有的城墙,并连成一个整体。

当年2月底,察哈尔路城墙上已经被掏了一个大洞,原本的护土被挖开了,残留着一排排挖掘机留下的“齿痕”,边上几名工人正清理着被拆下的有着600年历史的城砖,随手将之凌乱地堆积在一旁。这里为了西延察哈尔路,不得不破坏城墙,而后来事实证明这里新开了一处城门——华严岗门。而南京历史上从无“四字名”的城门名,该城门也因造型怪异而著称。

“新制的城墙砖外形古色古香,号称可以假乱真,但再怎样也没有600岁明城墙城砖的古朴啊。”一位熟知内情的文物专家说。

而建设方这几天也有点如坐针毡。原来,南京目前复建的太平门没有上报国家文物局审批。省文物部门收到国家文物局的通知后,近日开始一一约谈南京市住建委、玄武区住建局有关负责人。此前针对太平门重复建设,国家文物局督查司已经通过江苏省文物局要求南京市上报太平门复建情况,但是迟迟未接到相关申请。

一位不愿具名、长期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的南京某学者说,我们国家文化遗产保护的法律体系已经比较完善,对于文保单位、历史建筑、历史街区等的保护都有相对应的法律法规,关键是相关政府有法不依。“没有经过国家文物局审批就复建城门,甚至新建莫须有的城门,与本是文物的明城墙墙体相连,就是明目张胆的违法破坏文物的行为。”

复建这些城门的初衷本是好的,其目的是打通明城墙这一南京空中的旅游线,凸显南京“山水城林”的风貌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根据计划,今年青奥会前,22公里的城墙开放旅游后,这些近百年无法畅游的城墙,市民都可以爬上去观光游览休闲了。

“遗产保护和旅游发展其实应该是一致的。文化遗产中包含着很多历史、故事,本身具有知识性,而人们又有了解它的需求。”对此,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汤国华说。但是,这样复建、新建明城墙,文物的历史原貌将会受到影响,一些历史信息也会遭到破坏。

为了让地铁线路能更好地穿过,在中山南路新建了长干门;2009年,雨花门、标营门也先后建设完成。其中,华严岗门、标营门、长干门,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

纵观9座城门的建设,背后多多少少都有发展旅游的影子。仪凤门、华严岗门复建完成后,将狮子山、绣球公园、小桃园等3个城北景区连成一片。武定门的复建完工,将长乐路南北两侧的明城墙连成了一体。长干门、中华东门、西门以及雨花门的重建,让东水关段和中华门段城墙重新连成一体。而太平门的复建,目的就是打通从神策门到标营门南段月牙湖的城墙旅游线,这段城墙长十多公里,是南京现存城墙的精华所在。

古罗马的斗兽场、圆形剧场,希腊的雅典卫城,中国圆明园,至今都只是遗迹,没有主流意见要求或主张“恢复重建”。

南京市太平花园和龙脖子段城墙之间的道路上,复建的明城墙太平门已经初见雏形。然而该市住建部门却有点焦头烂额,因为文物部门正在一一约谈有关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