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设赌场的庄家每天的收入至少万元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2 17:22    次浏览   >

按照短信通知上的内容,在灌南县孟兴庄镇境内的一处河滩上,记者见到了赌狗场。一块开阔地,四周用简单的围栏围一圈。虽然天气炎热,但是河滩旁的树林里已经聚集了上百名围观群众。而赌狗的形式就是狗撵兔,选出两条身材和奔跑速度都差不多的狗进行比试。比赛开始时,在场地中间放一只兔子进去,兔子一放,在场地另一端的狗也同时放。比赛形式与公开的澳门赛狗场一样,只是澳门赛狗场使用的是机械诱饵电子兔,而这里的诱饵是活兔。猎狗看到了活碰乱跳的兔子自然会去追,哪条狗先追到了,哪一方就算赢。

据知情人介绍,“李恒放兔”这四个字在江苏、安徽、山东几省的赛狗圈内颇有名气,一向以参与人数众多、赌资巨大而闻名,可以说是圈内“知名品牌”。之所以叫“李恒放兔”,是因为赛狗场最初的场地是设立在宿迁市沭阳县李恒镇新沂河边。

“好消息:李恒放兔,时间为8月5号星期三,地点在南大堆八十公里处,欢迎大家过来捧场。”看到这样一条短信,普通人都会觉得摸不着头脑。但对于赌狗参与者而言,这条短信却足以挑动他们的神经。

圈几十亩地,撒几只兔子,有专门的狗主人带着价值不菲的猎犬来比赛,这样的一个小型的赛狗场几乎没有什么成本。比赛前,参与的人开始押注,看着哪只狗体形矫健能跑就押哪一只。比赛一开始,庄家放兔子,一见兔子跑,参与比赛的两只猎犬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窜出去。哪只狗先抓到兔子,就算谁赢。比赛过程紧张刺激,拥趸者众多。甚至有赌徒驱车上百公里前去参赌,也有人也为此债台高筑、倾家荡产。

李恒镇不少当地人都饲养着一种名贵猎犬。这些尖脸、长耳朵,身材细瘦挺拔的狗是主人花大价钱进口的。“这种猎犬叫灵缇犬,非常能跑。”一位当地百姓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在李恒镇有不少人都养这种狗。至于用途,这位当地人毫不避讳地表示,就是用来比赛的。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几个月前,李恒镇境内还有赛狗场,可是后来被人举报,当地警方就将狗场取缔了。但知情人表示,在李恒镇临界的连云港市灌南县孟兴庄镇境内,依然有这样的地下赌场存在。赌狗的组织者们还在使用着“李恒放兔”的品牌,吸引着三省赌徒。

《史记·李斯传》中有“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的记载,可见“细狗撵兔”作为民间传统娱乐活动的历史悠久。可是近年来,这一民间常见的现象却被运用在了非法的赌博上。在江苏、安徽、山东三省交界的一些地方,出现了“细狗撵兔”的赌场。虽然这些赌场多次被辖区警方取缔,但高额的收益仍吸引着不少人。据此前媒体的报道显示,目前活跃在三省的地下赛狗场有近十家,几乎每天都有规模不等的比赛,每一场的赌资都在上千元,开设赌场的庄家每天的收入至少万元。

据现场一位熟悉赛狗环节、多次参加赛狗比赛的人表示,这种狗撵兔的赌博,谁都可以下注。赌资凑够了2000、3000元就开始。场主也就是组织者在比赛结束后抽头拿提成,一场赌局从下注到结束,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一般狗主人一天只会让自己的猎犬赌个五六次。但在这里,一只猎犬每天都要参加十多次的赌局。按照这样的频率,这场“李恒放兔”的组织者一天大约要组织100场赌局。按照一场赌局20%的抽头来算。组织者每天进账少则过万,多则近十万。

警方表示,如果有人专门为赌狗设立场所或者提供场所,就可能涉嫌开设赌场罪;即使没有开设赌场,但为了“赌狗”而聚众参与赌博,组织了3人以上,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或者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或者参赌人数达到20人以上,都涉嫌赌博罪;而一般的参赌人员,如果驯养赛狗参赌,或者经常出钱参赌,以“赛狗赌博”为业,数额较大,可能就涉嫌赌博罪,情节一般或者数额较小的,也要受到治安拘留等行政处罚。(记者 杨梓 记者 陈闻)

像孟兴庄镇这样的赌狗活动徐州、宿迁、连云港等地的警方都曾查处过,被抓获的赌徒不但有本地人,还有从苏南等地驱车几百公里赶来的赌徒。扬子晚报记者从一位查处过赌狗案件的民警那里了解到,赌狗在安徽、江苏、山东三省交界一带的农村十分盛行。“李恒放兔”赌局之所以能在赌博圈出名,不外乎是因为赌狗所带来的巨大金钱诱惑,吸引着组织者和参赌人员。与各种麻将、牌九等赌博形式不同,“狗撵兔”属于新兴的赌博形式,场景刺激紧张,比一般牌桌上的竞争更能给参赌人员带来精神、感官上的诱惑。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诱惑,让不少梦想快速致富的人沉溺于此。所以,今天李恒的“李恒放兔”被查处了,可能明天“孙恒”的“孙恒放兔”又出来了。想要真正做到无兔可放,除了警方对赌狗这样的赌博行为保持高压的打击态势之外,也要让那些身陷其中的参赌人员明白赌博带来的危害。没了市场,也就没了“细狗撵兔”生存的环境。